城市更新:为老建筑老空间 赋予新功能新品质

2020-05-29 09:51 来源:金陵晚报

  报融媒体记者王丽华翟羽

  南京越来越多的老建筑华丽转身,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。

  这些老建筑有的是工业遗存,

  有的是城市商贸发

  展的注脚,是城市

  文化记忆的一部

  分,更是文化之根的

  一部分。

  现在通过精心定位、重新打造,

  它们在“城市更新”

  中变废为宝,让城市

  的老记忆成为城市

  的新名片。

  新生

  南京在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工业体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留下了大量的工业遗存,比如南京电影机械厂、南京卷烟厂、南京第二机床厂等。

  当年这些工厂的地理位置在南京城的边边角角,而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,城市范围迅速扩大延伸,占地面积普遍较大的旧工厂也慢慢被划入城市核心区,已经不适合城市的规划发展。那么,如何处理失去了生产和经济效益的老厂房、老建筑?

  从2018年至今,中国科协发布了两批《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》,涉及南京的有金陵机器制造局、江南水泥厂、南京长江大桥等13处工业遗址。南京则早在2017年公布首批《工业遗产类历史建筑和历史风貌区保护名录》。这意味着,越来越多的历史建筑不能简单地大拆大建,而是要在适当改造的基础上活化利用,融入南京人的生活。

  如今,南京很多老厂留下的老建筑就被改造成文化创意产业园区,成为文化旅游新地标。中华门外的“金陵机器制造局”是全国重点文保单位,1865年洋务运动代表人物李鸿章创办金陵机器制造局,这里成为中国近代民族军工的发源地之一。如今,这里的一排排老厂房成为“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”; 老城南菱角市66号,1896年两江总督刘坤一在这里建成“江南铸造银元制钱总局”。2012年,这处老旧工厂成为“国家领军人才创业园”(下文简称“国创园”)……这些鲜活的案例说明,城市正在从急剧变化走向更加温和的“城市更新”之路。

  何为“城市更新”?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阳建强告诉记者,“城市更新”更强调盘活存量而非增量来获得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空间。“‘城市更新’,是城市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阶段,也是城市发展中的自我调节机制,更是城镇化水平进入一定发展阶段后

  面临的主要任务。”

  改造

  老建筑,尤其是历史建筑,在“城市化妆师”手下华丽转身。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琦告诉记者,不少老建筑在被改造成文化展示、旅游休闲等具有公共用途空间的过程中,有的改造会节约经济成本,而有的改造却反而比重建还要耗费更多费用。那为什么还要改造呢?

  首先,旧建筑改造得以发展的最大推动价值无疑是经济价值。周琦告诉记者,城市中的老建筑一些是没有达到预想的使用寿命的,“钢筋混凝土体系的建筑使用年限一般在50年到70年,砖木体系的寿命是70到80年。如果使用了5年、10年或者20年就被拆除了,浪费大量的资源。”

  其次是环保价值。“在建筑拆除的过程中,水泥等建筑材料的分散,会造成污染。”周琦说,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讲,旧建筑改造不但节约了资源,同时,也最大化降低了空气污染。

  最后,是历史人文价值。作为时代的产物,老建筑记录了城市的发展痕迹。周琦说:“历史建筑所承载的文化性也不可忽略。一个城市、一个街区的文化是由历史积淀而成,不同历史阶段的建筑在高低错落间,拼接出城市文化的丰富性、层次感。”从金陵机器制造局到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,从江南铸造银元制钱总局到国创园,从南京工艺装备厂的老厂房到越界·梦幻城……当人们行走其间,南京数百年的历史就在保留的建筑中被静静地叙述

  出来。

  活力

  南京白云亭文化艺术中心被不少业内人士誉为最佳的“城市更新”案例。如果时光倒回到1989年,经过这个地段,你可能会被眼前的景象震惊:人头攒动,吆喝声不绝于耳——你正身处一个庞大的农贸市场中央。这就是白云亭农贸市场,它曾是南京最大的“菜篮子”。经过设计师的雕琢,这里整合了城市规划展示馆、图书馆、美术馆、小剧场等功能,被改造成市民休憩文娱活动的空间。

  而对老工业基地、老厂房的改造,2019年国家出台《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》,明确鼓励老旧工业厂区等改造为商业综合体、消费体验中心、健身休闲娱乐中心等多功能、综合性新型消费载体。可以说,为如何更好利用老厂房提供了更广阔的思路和选择。

  事实上,老厂房如何焕发新活力,成为消费新场所,南京也一直在因地制宜做探索。

  江南丝绸文化博物馆坐落在菱角市的国创园,除了展示一大批具有江苏丝绸特色的经典产品外,还在传承丝绸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开发了系列化、主题化的文创新品。同时,常年开展丰富多彩的丝绸文化互动体验活动,从而吸引了大批游人前来参观、交流和体验;越界·梦幻城前身是南京工艺装备厂,老厂房的高举架空间和地理优势吸引了各类文化艺术展览在此举办。

  现在,很多地方都把老厂房改造成新的消费场所。周琦认为:“对历史建筑最有效的活化利用,是让它在市场经济中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。这需要政府作为监管和决策方与市场主体联合发力。政府做引导、划红线,市场根据评估和调查去选择最合适的方式,才能让历史建筑的保护利用走上正轨。”

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(名称:中国经济网,id:ourcecn)

查看余下全文
(责任编辑:韩璐)
六合在线 乐盈彩票官网 优优彩票 六合在线 乐盈彩票官网 亚洲彩票官网 优优彩票网 乐盈彩票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盛通彩票